電台簡介 節目介紹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簡體 | 繁體
 
首頁 新聞廣播 海峽軍事 閩南話廣播 在線廣播 影音點播 財經股票 海峽人 對台政策 海聲論壇 電子雜志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廣播 > 景艷看台灣
醉美山塘自在家
來源︰海峽之聲網  2016年05月17日 14:28    【字體︰    】  【 關閉 】
 
 

  海峽之聲網專稿(記者景艷)古城蘇州是著名的江南水鄉,城內水陌縱橫,小橋悠然。就在蘇州那麼多的街巷之中,山塘街以它深厚的歷史文化底蘊、精致典雅、疏朗有致的建築、美景,有了“姑蘇第一名街”的美譽。有民歌唱道︰“上有天堂,下有蘇杭。杭州有西湖,蘇州有山塘。兩處好地方,無限好風光。”來自台灣新北市永和陳宗庸和他的太太,來自重慶的李紅,現在山塘街經營著一家婚紗攝影樓、一家酒吧和幾家融合了蘇州手工藝和台灣創意的工藝品店。

  李紅告訴我,當初之所以選擇了山塘街,一方面是因為喜歡這小橋流水的優雅風情;另一方面是因為他們夫妻倆是在這拍的婚紗照;再一方面是因為先生陳宗庸有大宅院情結。于是,在朋友的介紹下,他們就在山塘街的小橋旁邊租下了這里面積最大的一棟古宅︰“這邊有一千多個平方,外面是酒吧,里面有攝影,還有幾家店是在那條街上。起初來的時候這條街基本上沒什麼人,後來才慢慢熱鬧起來了。”

  前往采訪的時候正當冬季,游客並不多,但是河里停泊的游船,岸邊林立的店家,古香古色的評彈會館,依然顯露著熱鬧的繁華。下午的酒吧,客人不多,零散地悠哉坐著聊天。也就在這里,我見到了李紅的先生陳宗庸。和太太開朗、活潑、熱情的性格有點不同,陳先生看上去非常溫和儒雅,戴著眼鏡,灰白而略長的頭發。相比于台灣人,我的感覺他更象蘇州人,有著一種水墨畫的江南氣質,而這種氣質仿佛就是與這穿越千年風塵的山塘街相應和的,和它那石板流水的庭院相融合的。後來我才知道,陳先生的祖籍原是蘇州。

  “我是1995年到大陸的,職業軍人,三十幾歲少校退伍。在台灣工作了兩年之後,想到大陸未來的前景很大、很好,所以想到大陸來闖闖,看看能不能白手起家,能不能闖闖天下。我父親以前是國民黨黨部的文官,浙江人,我母親是無錫人。我父母親在大陸原來都有另外一半,但到了台灣都是單身。因為歷史原因,在台灣結合起來。我父親原來的家在蘇州,前妻跟兒子都在蘇州,所以蘇州也算是老家。我之前也來過大陸幾次,那些同父異母的哥哥們都已找到,在一個陌生的環境里有認識的親人總是感覺稍微放心一點,所以就從蘇州開始。”陳先生有同父異母,同母異父,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排行第14。而今,父母親都過世了,分散在各地的兄弟姐妹卻有了攜手打拼的機緣。原本台灣有兩個姐姐一個哥哥,現在,除了一個姐夫和一個佷兒之外,其他的人都來到了蘇州,佷女嫁的是一位蘇州的男生。李紅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妹妹嫁的也是一位台灣人,夫妻倆也留在了蘇州。這樣一個大家庭里有好幾對兩岸婚姻。

  夫妻倆熱情地帶著我去參觀他們開的小工藝品商店。左邊的店賣的是各色的陶瓷紫砂茶壺,價格不貴,造型各異。夫妻倆很自得地告訴我,大都是他們自己開車到江西景德鎮淘來的。李紅說先生是軍師,自己是唱戲的,意思是大主意都是先生拿,但買陶瓷都是夫妻倆各自按自己的心思選了買回來的。陳先生喜歡古色古香、精巧,古樸的;太太李紅喜歡手繪的,風格清新柔美的。陳先生說︰“我們台灣人身在台灣,總是向往中國的文化傳統,所以這種文化傳統的情結比較重一點,更喜歡這種古典的文化味道。這十年來,我接觸文化圈、收藏圈比較多。蘇州搞文化的、搞收藏這種傳統東西的底蘊很深很深,包含現在很多年輕人。台灣會古琴的,也就幾百號人,但蘇州這個城市就有兩千多人。古琴只是蘇州小小的一項而已從事琵琶的、二胡的、昆曲的、評彈這種音樂的人更多了,還有很多傳統工藝的東西,數不勝數,都有一圈一圈的人。單一個蘇州,它文化的體量就不見得比台灣少,大陸還有好多像蘇州一樣有文化底蘊的城市。”

  店里的壺在架子上擺得滿滿的,李紅說有花色的大部分是她挑的,沒有花色的則是先生挑的,陳先生告訴我,他們兩個人都喜歡買東西,不僅享受買的樂趣,還享受了賣的樂趣,所以,淡季的時候,兩個人基本上是兩個月去采購一趟,回來的時候,7人座的車就會塞滿一車。到了旺季,就需要走物流了。說話間,李紅帶著我走到了右邊的店,店里的員工客人都站起來和她熱情地打招呼。李紅告訴我,這家店也是他們夫妻倆開的,琳瑯滿目的卻是串珠、掛飾、手鏈、刺繡等手工藝品,其中的許多都是李紅自己手工做的。先生隨手遞過來一個木雕手機鏈,乍一看不顯眼,仔細品味卻是極精細用心的作品。

  陳先生和太太在山塘街他們總共開了四家店,請了差不多五十位員工。在這麼繁華熱鬧的山塘街開店,一開這麼多家,經營起來必定勞心勞力,夫妻倆是怎麼起步的呢?這得從兩個人結婚之前說起。原來,陳先生從軍中退役之後曾經做過兩年房地產,到蘇州之後就轉了行︰“我前段婚姻也是在大陸上,一起做美容事業,但是大家好像互相沒有掌握好夫妻之間的感情,所以事業做得的越大,感情越薄,我後來的事業統統給了我前妻。李紅是1999年到我們公司來的,我公司里面員工很多,2006年偶然的機會才產生了感情。”

  李紅最初在陳先生公司的培訓學校當老師,2006年到陝西學中醫美容。之前有一段長達八年的感情剛剛結束,按她的說法,到陝西有點療傷止痛的感覺,也恰好在那個時候遇上了同病相憐的陳宗庸︰“他一個人過了很多年,雖然說外面好像很風光,可是,一個人的生活也是很難過。一感冒半個月都沒有人知道。掛水一個人去,吃飯一個人吃,有時候看他回家就拎著一瓶礦泉水、兩個面包,做老板干嘛?還不如我過的。不過,一路走來,感覺他是一個比較可靠的人。做美容行業,女生很多,我們有三十幾家連鎖店,還有培訓學校。員工近千,而且個個都是美女。能從花堆里撈出來又沒有沾染花粉味的,我覺得是比較值得依靠的。比較巧的是在陝西遇到他出差,一起吃飯,後來又出來玩,慢慢地就感覺比較能聊得來。記得,那時候我打工很多年沒見到彩虹。就在和他一起出去的時候見到兩次,出去的時候見一次,回來的時候又見一次。”

  路遇彩虹,似乎預示著兩個人的感情的初見霓虹。隨著兩人的交往越來越多,感情也越來越升華,最終終于走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後,兩個人在山塘街開始了自己的事業,當時租下的大宅子空了多年,租下來之後,就想著做點什麼,先是婚紗攝影,然後酒吧,然後小工藝品店,一點點慢慢加上去。李紅說,只所以會想著從事婚紗攝影行業,除了自己是在山塘街拍的婚紗照之外,還因為這一事業本身的美好︰“遇到的最起碼是愛美的人,最起碼是兩個人結婚最好的時候、心態最好的時候,最起碼每天面對的是幸福的人群,有愛有美。”

  應該說,兩個人對事業都多多少少抱持著一種浪漫的情懷。都說萬事開頭難,但在陳宗庸與李紅夫妻看來,剛開始的起步卻是蠻順的,也就是這個︰“順”讓他們把事情想簡單了,沒有想到,骨感的現實也讓他們經歷了挫折,問題就出在他們的影樓經營上︰“因為我們倆以前的同事朋友員工挺多,我們剛開張的時候給了我們很多的支持,給我們介紹過很多的客人。剛開始,我們對客流也缺少正確的評估,總想是做大一點,做得最好。我們最大的時候有員工一百多人。沒有想到人多了薪水成本很高,而且做婚紗攝影有季節的要求,尤其在蘇州,蘇州人夏天是不結婚的,叫‘熱婚’,‘熱婚’就是說你不熱昏頭了你就不會結婚。冬天人家太冷了,人家也不會穿著禮服出來拍結婚照。這種季節的更替是我們以前沒有考慮太多的。沒想說淡季的時候會這麼淡。有一年年底,後期公司一張單子過來120萬!把我們倆真的嚇到了,那個壓力是蠻大的,有點措手不及。所以,後來他才想到轉型,開酒吧、開咖啡店,再把2樓影樓充分利用起來,現在比較合理了,都是現金來、現金轉,沒有以前那麼多的後顧之憂。”

  跟隨著李紅踩在影樓的木制地板上,輕輕的“吱呀”聲真讓人有種穿越時光的感覺。這里展示的婚紗攝影樣本,既有中國古典戲劇的韻味,又有著西方時尚動感的風格,陳先生說,這其中也融進了台灣婚紗攝影的理念,其實也融進了夫妻倆對于愛情的理解。 

  陳先生說,他們夫妻倆都是喜歡過些平淡的幸福生活的人,李紅最吸引自己的是她的個性︰“我感覺她的個性不是很追求金錢,不追求名望,她是喜歡過這種小小日子、小小生活的感情生活的人。這些年也證明確實她是這樣子的人。我跟她在一起,她根本不需要我很大的事業,也不希望我有多少錢,她只是希望我們感情生活比較好,她就滿足,心還是很小的。跟她在一起,我完全沒有壓力,比較幸福一點。”

  雖然說,夫妻倆有不小的年齡差距,但是兩個人的感情卻非常好。坐在一起聊天,大部分時間是李紅說話,她總會時不時地看看先生,先生總是默契地回報一個暖心的微笑,兩個人的恩愛總在不經意中顯露出來。李紅說︰“反正,我就覺得大家都努力,各自做各自的,不要對對方期望要求太高,這樣會過的比較幸福、比較簡單一點。自己想要的東西自己努力爭取,不要給對方那麼大的壓力。”

  都說重慶辣妹子,李紅是個直性子,兩個人相處也難免有心情不好的時候,陳先生往往選擇沉默,主動打破僵局的往往是李紅︰“兩個人吵了,過不去,我經常問他一句︰‘你要不要跟我講話,日子還要不要過了?’‘過啊,怎麼不過?’他蠻拎得清的。我們倆屬于那種給你台階下就趕緊下的人。就是在生活習慣、管理方式方面有不同意見會爭論,但不會說是真的去吵架,爭到最後就想想看誰有理,那就听誰的,因為我們倆的目標是一致的,這次吵過了,下次就知道繞過去了。工作為了什麼?工作就是為了我們倆過得更好。那如果是說為工作或經營,為這種事情我們兩個來吵架,這份事業不做也罷。”

  陳先生說,最讓他自豪的就是兩個人的婚姻感情生活很好︰“我們每天都會牽著手上下班,為什麼我們的感情這麼好?因為我們生活在大陸,如果我們生活在台灣,也許就沒有這麼好的環境可以讓我們每天這麼幸福快樂。因為外在的環境會影響到我們平常的感情生活。大陸做事業的氛圍也好,生活的壓力可能就不像台灣那麼大,生活起來可能就比較愉快。許多兩岸婚姻家庭選擇在台灣生活,甚至說兩個人分居,老婆在台灣,老公在大陸,一個人在一個陌生的環境里,再加上台灣社會對于大陸人的歧視,就不會那麼開心。”

  夫妻倆認為,目前大陸方面給予台灣人到大陸創業的包容心遠比大陸人去台灣,台灣公眾給予的包容心要大得多。李紅說自己剛到台灣時,總會有人對她的大陸身份產生質疑︰“很多台灣人沒來過大陸,他們的思維可能停留在大陸這邊生活條件很差上,認為我嫁到台灣去就是傍大款,是想過去過好日子。其實也不是這樣子,他們想不到蘇州發展的樣子。如果說到台灣去,我沒有親人,又沒有朋友,社會還不包容我,那兩個人之間的感情肯定會受影響的。所以,我也不想去那邊生活,包括我妹妹,嫁了老公也是在蘇州生活。不然,我就勸她分手。”

  說到台灣社會的誤解,陳先生很不以為然︰“我覺得其實人都是一樣的,他們只不過原來生活得比較艱辛,所以思想觀念上可能會有點偏差,但是好的人太多太多了。我上千個員工,大部分都是女生,都很單純,思想品德都很好的。台灣的男生到大陸來了以後,有的被女生騙了,感情又不好,往往是他們所處的環境或者所找的女生所在的圈子有問題,所以找到的人可能會有一點影響到未來的想法。但我所踫到的這些人並不是像台灣人所講的。其實台灣當年也一樣,素質、禮節、道德其實都是要一個過程,都要有一點財富的累積,富而好禮,就像現在蘇州這一帶,生活條件改善很多,老百姓的素質、涵養都很好的。所以這都是一個過程。”

  陳先生一直記得早期他在徐州經歷的兩件事,他說那小小的事情足以反映大陸人中那優秀品質的一部分︰“那時候大概是2000年的時候,一個燒餅兩毛錢,我買了一個吃,味道不錯,我說老板你多放點蔥,我買10個,吃完飯過來,燒餅做好了,我就給他5塊錢,不要找了,因為他有多加蔥,而且重新做了,這個老板打死都不要,他就說我就要兩塊錢就好了;第二次我又到徐州去,我坐計程車,我說你把我整個徐州繞一繞,對徐州熟悉一點,他就開車東轉轉、西轉轉、沿途一直在跟我介紹,這邊什麼,那邊什麼,實際上繞了一兩個小時之後,最後車前就是六十幾塊,我就給他100塊,我就說不要找了,出租車司機也是不肯收,他就說我就收60塊,不要多收。”

  如今的陳先生和李紅都想就這麼長長久久地在蘇州生活下去。除了打理生意,還一直致力于推動兩岸之間的交流往來,李紅告訴我,她現在經常和台灣的朋友一起組織舉辦古琴交流等活動,還和婦聯一起組織了兩岸白領交友會,借用自己這個酒吧為兩岸年青朋友提供交友平台,她認為,兩岸只有多溝通多交流才會相互了解更加理解,海峽兩岸原本就是一家人,不能因這人為的、政治的問題相阻隔。


分享到︰
   [責任編輯︰劉可]  
  相關稿件
 
 
666新聞廣播
783閩南話廣播
996都市陽光調頻
906汽車生活廣播
979綜合廣播
音頻點播
  新聞廣播 閩南話廣播  
視頻資訊
 
本網站由海峽之聲廣播電台主辦,版權歸海峽之聲廣播電台所有  閩ICP備07063067號
地址︰中國福建省福州市鼓樓區園--街15號 郵箱︰hxzs#vos.com.cn(請把#改成@) 郵編︰350025
歡迎訪問海峽之聲網,建議使用IE內核瀏覽器、分辨率1024*768瀏覽本網站
技術支持:北京經緯中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