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台簡介 節目介紹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簡體 | 繁體
 
首頁 新聞廣播 海峽軍事 閩南話廣播 在線廣播 影音點播 財經股票 海峽人 對台政策 海聲論壇 電子雜志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首頁 > 本網報道
愛情的答案需要時間(上)
來源︰海峽之聲網  2013年12月13日 08:00    【字體︰    】  【 關閉 】
 
 

  海峽之聲網專稿(記者景艷)在台灣的大陸配偶中間,盧月香可以說是一個響當當的人物,她經商從政,為處于弱勢群體的大陸配偶爭取權益,提供就業機會,創立中華生產黨並出任黨主席,不僅累積了許多政治資源,也成為許多大陸配偶心目中的主心骨。不過,對于許多人來說,比較了解的是公眾形象的盧月香,卻並不了解她的家庭生活,知道盧月香的人不少,知道她的先生施精健的卻不多。走過二十多年婚姻的盧月香和施精健有著怎樣一段浪漫或曲折的愛情故事呢?


  似曾相識的聲音熟悉的人

  盧月香是客家人,出生于福建龍岩永定縣,畢業于福建龍岩的一所汽車技術學校,開貨車、辦煤礦,獨闖廣東商海,在業內算是一個鼎鼎有名的女強人。在我打電話給盧月香的時候,她恰好人在大陸,她告訴我因為事業的發展,兩岸的合作項目,近4年來,她的生活重心就在大陸。

  她的先生施精健,1957年出生在台灣,祖籍常州鳴凰,父親經商,1949年前到台灣,因此,施精健也算是大陸赴台的第二代,他在家排行老大,在台灣曾從事百貨、服飾、運輸等行業。說起和先生相識結婚的過程,盧月香說那是機緣巧合。


  “那時候,我在廣東從事煤炭生意,生意做得還挺大的。那個時候,已經有不少大陸女孩子嫁到台灣去了,但是我對台灣一點概念都沒有,甚至不知道它在東西南北。那時我已經離了婚,兒子七八歲了。和先生認識是經人介紹的。一個大學的主任,他的太太的父親在台灣當保安,所以她太太就經常到台灣去,有一次就回來說要給我介紹對象。我婆婆當時是馬樹禮的機要秘書,和主任父親關系不錯,有一次閑聊的時候就說,我兒子離婚已經七八年了,看他一個人打理生意忙不過來,有沒有合適的大陸女子介紹給他,會經商的。于是,有一次在一起吃完飯以後,她就拿走了我兩張照片,說是給我先生看。沒有想到,我先生根本就沒有在意,隨手就把它扔到電視機上了,那里有二三十張照片,都是人家給他介紹的。結果直到半年後的一天,台風天,他整理房間,順便把那些照片收拾一下,就看到了我的照片,看到背後有我的電話號碼,就給我打了過來。”


  按照盧月香的說法,這通來自台灣的電話讓她感覺很親切,“听他的聲音就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很親很親的那種。”第一次聊天,兩人就有了默契感,談生意談對岸的生活,一聊就聊了四五十分鐘,由此就拉開了“每日一話”的序幕。終于有一天,盧月香對施精健說︰“你都見過我的照片了,可是我還沒有見過你的,你長什麼樣我也不知道,你也寄兩張給我吧。”


  沒有想到,施精健很快地回答說︰“不用那麼麻煩,我馬上開了單身證明去大陸看你。”不過一個星期,施精健就出現在了盧月香的面前,兩人在機場相見的那一瞬間,盧月香就有了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我覺得我們長得挺象的,就是那種夫妻相,我想,我的緣份大概就到了。”

 

  孤注一擲的堅持忐忑的心

  和當時普遍的老夫少妻的兩岸婚姻形態不同,施精健只比盧月香大7歲,長相也不差,看上去蠻相配的兩個人在外界看來卻有點“不靠譜”。盧月香的朋友開始跟盧月香分析討論︰“那時候台灣來的都是找年輕的沒有結過婚的,你孩子都那麼大了,他條件又那麼好,會不會就是玩玩而已,騙財騙色?”


  其實,盧月香自己心里也有點沒有著落。相聚的時候,兩個人常常請朋友們一起吃飯,施精健總是搶著埋單。大埔是一個並不富裕的縣城,吃飯的時候施精健就會跟老板娘說︰“今天我請客,不管認識不認識,來這里吃飯的錢都由我來付,全包了。”還給服務小姐每人100元小費。1991年,100元可不是一個小數目。看在盧月香眼里︰“那勁頭就象是那個舊社會的大哥。當時的公安局長就跟我說,這個人你千萬不能嫁,看那做派,不是黑社會的就是刑滿釋放的人。”


  盧月香的爸爸媽媽也不放心,擔心自己的女兒上當受騙,為此專門開了五六次家庭會議,連盧月香的兒子也參加。一看這情形,施精健也意識到了什麼。有一天,他就邀請盧月香的兒子帶路,包車一塊去永定土樓玩了一趟。讓盧月香驚訝的是,就通過這兩天的近距離接觸,兒子回來就開始做起了媽媽的思想工作︰“老媽,你別听爺爺(姥爺)的,如果這個人你不嫁,你以後就不要再嫁了。”兒子不過七八歲,會講出這樣的話,讓盧月香一下子有了安心的感覺,聯想施精健對自己的情有獨鐘,“目不斜視”,盧月香對自己說︰“他對我這麼真,應該是可以的。”


  見面的第7天,兩個人就去梅縣民政局辦結婚手續了,可是盧月香臨場脫逃了︰“那天去,看到好多兩岸婚姻的,都是很年輕的女孩子跟著年齡很大的老頭子。我問說︰‘你們是陪爸爸辦到台灣探親的手續嗎?’她們說是嫁老公,我一看那個樣子拔腿就走,不辦了。人家都是這樣的婚姻,我的婚姻難道會是特例嗎?又不放心了。”


  回到大埔的那個晚上,施精健就做起了盧月香的思想工作,他說︰“你不用擔心,跟我結婚之後到台灣看看,我這個家是不是合你的想法,如果合適你就跟我一起生活,如果覺得不行,你也可以自己留在台灣工作。”或許是施精健的誠懇打動了盧月香,也或許是盧月香內心對一份感情有渴望主宰了她,盧月香和施精健再次踏上了去梅州民政局的路。


  兩個人的婚禮很熱鬧,三十幾桌的酒席,錢卻是盧月香出的︰“因為他身上沒錢了。來了那麼多天,他天天請人家吃飯。本來帶了大約一萬人民幣,那時候也不是一個小數目,結果全花完了。最後人家送的紅包我也就包給了他,他問︰這是你們這里的風俗嗎?我說是,他說︰可是錢是你出的呀,我說沒有關系,就當我的投資吧,如果我嫁好了就好好過日子,如果沒有,就當你到大陸來,我請你吃飯好了。


  短暫的相處之後,盧月香把自己的終身幸福就這樣托附給了一位交往半年,見面不過十幾天的男人。

  1991年,兩人結了婚,第二年,盧月香就去了台灣,到了一個她從來不曾想象的遙遠的地方,到現在她還很清楚地記著那個日子。


  “那是1992年的12月28號,很多朋友來送我,我心情就很不好,心里想我為什麼要一個人嫁到那麼遠的地方?那個時候是兩岸關系並不是很好,萬一到時候去了回不來怎麼辦?尤其是我從梅州到深圳,那時候朋友們都走了,就是我一個人,想想自己的老父親,想想自己的兒子,心里真的是難受得不得了。一路哭得把眼楮都哭腫了。結果到了香港機場,看到許多看上去家庭狀況並不好的老榮民那樣的在機場候機,他們就問我︰小姑娘,你要去哪里?我說去台北。干嘛呀?結婚。那你老公一定也是年齡很大了的吧?才不是,我就把我們的結婚照給他們看,結果他們一看就說,呀,你千萬不能去,現在台灣騙子特別多,你老公看上去還挺年輕挺帥的,你又漂亮,你一過去,他們就一定會把你賣去做雞的。我听了嚇死了。但是,那時候機場的那些手續都已經辦好了。”


  一個完全未知的未來,一場猶如冒險的婚姻,旁人沒有辦法想象當盧月香面對這樣一個陌生世界的時候內心有多麼恐懼。她笑著說,當時她身上帶了2000美元,心里就想著如果跟丈夫過得不好,被拋棄了,就用這筆錢買一張返回大陸的飛機票。“過得好就好好過,過得不好大不了回大陸之後就再也不回去了。是輸是贏,我就當自己賭一把。”
  


分享到︰
   [責任編輯︰橙子]  
  相關稿件
 
 
666新聞廣播
783閩南話廣播
996都市陽光調頻
906汽車生活廣播
979綜合廣播
音頻點播
  新聞廣播 閩南話廣播  
視頻資訊
 
本網站由海峽之聲廣播電台主辦,版權歸海峽之聲廣播電台所有  閩ICP備07063067號
地址︰中國福建省福州市鼓樓區園--街15號 郵箱︰hxzs#vos.com.cn(請把#改成@) 郵編︰350025
歡迎訪問海峽之聲網,建議使用IE內核瀏覽器、分辨率1024*768瀏覽本網站
技術支持:北京經緯中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