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台簡介 節目介紹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簡體 | 繁體
 
首頁 新聞廣播 海峽軍事 閩南話廣播 在線廣播 影音點播 財經股票 海峽人 對台政策 海聲論壇 電子雜志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首頁 > 本網報道
“慈濟讓我們在一起”
來源︰海峽之聲網  2016年05月03日 15:50    【字體︰    】  【 關閉 】
 
 

  海峽之聲網專稿(記者景艷)采訪了數十個兩岸婚姻家庭,陳彥騰和金玲夫婦算是讓我感受最為特別的一對,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們都是慈濟人。說起慈濟,了解參與慈善公益活動的朋友一定不會陌生,是證嚴上人1966年在台灣花蓮創立的。五十年來,它的志業由慈善而醫療、教育、人文,再加上國際賑災、骨髓捐贈、社區志工、環境保護,從偏遠的花蓮開展到了全球五大洲,在數十個國家設有分支會或聯絡處。慈濟人以“人傷我痛,人苦我悲”的人文情懷,以出世的精神從事入世的志業,弘揚“大愛”精神,更把中華文化底蘊中的人文精神發揮到了極致。那麼,這兩位跨越海峽的慈濟人的婚姻又會是什麼樣的呢?

  通過蘇州市台辦許晴和慈濟林君的介紹,我來到了位于蘇州市平江區景德路367號的慈濟志業園區,這里是慈濟的大陸總部,規劃面積3.7萬平方米,所有的建築看上去都有一種高大上的感覺。靠著大路的是門診部大樓,可是卻並沒有感知到我們通常所熟悉的醫院門診的感覺,里面空蕩蕩的,很安靜,為數很少的工作人員在工作崗位上,大都穿著黑色的工作服,面色平和,講話低聲細語,相互打招呼都是︰師姐師兄,不少會雙手合十,鞠躬致禮,我以為自己更象是來到了一個較有現代感的佛門淨地。一時間,我很難把即將采訪的對象和兩岸婚姻家庭聯系在一起。

  林君告訴我,這里的慈濟工作人員是職志合一,有的是受聘的職工,有的是沒有薪資的志工,進入的慈濟人有從佛門入的,也有從善門入的,從善門入的人不一定是佛教徒,陳彥騰和金玲夫婦就是從善門入的受聘職員。先生陳彥騰是台灣人,從小移居加拿大,現在慈濟從事總務工作,太太金玲是蘇州本地人,現在從事財務工作。就在靜思書院的會客室里,我見到了陳彥騰金玲夫婦。

  緣自慈濟

  金玲告訴記者,她是通過投檔面試來到慈濟的,到現在也有近五年的時間了,比陳先生還早來一年多,先生是先作志工而後為職工,而她則是先職工而志工。

  陳彥騰出生于台灣,小學六年級隨父母來到加拿大,之後從事房地產。從房地產到慈濟,從台灣到加拿大又到大陸,怎麼听來都感覺跨度有點大,但陳先生說,也許正是因為人生中這樣一個重要的選擇,才給了他認識金玲的機會。“我是上高中時就接觸慈濟,我的許多同學都是大學畢業後直接投入慈濟,但我比較保守,想先存一筆錢,等到經濟基礎比較穩定的時候,再回來慈濟這邊工作。因為同樣的工作,慈濟的薪水相要低得多,差不多三分之一。”

  彥騰說,就這麼一耽擱,自己就比同學慢了10年,但現在,覺得正是該回來的時候了︰“在我們很小的時候,慈濟就給我們很正確的觀念。在學業上,在日後工作的場所上,我們在慈濟里面學到的東西其實都很受用,這也是我們回饋慈濟的一個方法。我們在國外,看到國外報亞洲的新聞大都是那種比較負面的,但中國的武術與慈濟卻是例外。我接觸多了,發現這個團體所說的跟他所做的其實是一致的,百分之百的募款可以到災民手上,行政費用是工作人員或志工自己支付。光這一點,我覺得蠻有吸引力的了。當西方的報道都在報道慈濟,我就會以它為榮,我們中國終于有一個東西讓人正面看待了。我想,聯合國跟美國既然這麼認同這個慈善團體,我們是不是跟應該或是更願意投入這一塊。我自己本身參與過南洋海嘯、海地賑災,日本海嘯的賑災,我知道我有一天會回饋慈濟,當時那個時間點還沒定下來,到了2012年,我看到慈濟在大陸也有,剛好也很需要人才,我覺得我應該回來幫忙。有人會說,30歲正是壯年,怎麼會跑來慈濟做事情,好像要退休了一樣。但我是覺得從事慈善要趁早。我作大學生時去海地賑災,發現一個現象。就是去幫忙的人,要麼是像我們這樣的大學生,還沒出社會的;要麼就是五六十歲的叔叔伯伯們,因為他們的小孩都大學畢業了,他們才有時間。可那個地方很熱,有災難的地方跑起來都很累,那些有經驗年紀比較大的叔叔伯伯們,他們的體力有限,一天跑兩三個點就差不多了,而年輕小孩子去做訪查、勘查那些工作太危險。所以,那時候我就說我應該在還沒有成家的時候,壯年的時候,30歲到40歲左右的時候出來幫忙,到災難的地方發揮最大的功能。不要等到老的時候,老的時候能做的其實也不多。”

  陳彥騰告訴我,他在來大陸之前,見過了證嚴上人,作出了自己會在蘇州慈濟長期工作下去的承諾,但是,之前自己並沒有想過會在當地找一位女孩子結婚,雖然那時候他已經三十出頭了。和金玲最初的相處和大家一樣,也是正常的同事交往。“沒遇到對的人就不結婚,不然會很累。我太太比我大兩歲,人不錯,好相處。本來就是同事,我們每個禮拜打一兩次羽毛球,一年兩年來的互動讓我感覺這個人蠻善良,價值觀比較像,有一部分也是因為我們對慈濟的認可。她的能力不錯,對人很有耐心,也蠻細心的,哪怕是組織活動收錢這樣為難的事她也願意承擔,我的朋友都說她不錯。很重要的一點是我們都是慈濟圈子里的人,都能理解彼此的工作。”

  狗兒牽線

  金玲告訴我,兩個人相處盡管是很愉快,但當時誰都沒有挑明,對彼此的心意都不了解,關系漸漸變得微妙,在這個時候,一條小狗打破了兩人之間的那張膜。

  “他喜歡養寵物,我家里雖然沒有寵物,但是我也喜歡小貓小狗,正好他托我照顧一只小狗,我們之間對這個話題的交流就比較多,然後慢慢地,就從多人活動變成兩人活動,次數開始多起來的。”說這話的時候,金玲柔和的眼楮里多了一些幸福的回味。

  那是彥騰養的一只小草狗,因為要搬新家,那里不容許養寵物,臨時找不到地方安置,彥騰就問金玲能不能幫忙,金玲答應了,沒有想到,後來小狗被車撞死了。“雖然說狗被撞跟她沒有直接關系,但是她覺得是她沒有照顧好,難過了很長時間,反而大部分時間是我在輔導她,說那個也不是你的錯,之後我們才接觸頻繁一點。我朋友看她哭得比較傷心,剛好撿到一條三歲的流浪金金毛,問我們有沒有興趣養,我們就說好,現在這條金毛就是領養來的。”

  “我覺得喜歡養寵物的人應該是很有愛心的。在事後的相處當中,我發現他比較貼心,比如說走路,他會走在外面,有台階會提示我,我們屬于日久生情。後來他單獨邀請我出去玩,就是跟正常的活動不太一樣的出去玩,然後也就握了手,我就心里了然了。他會安排事情,不像我臨到頭了才會想這個,想那個。反正我是覺得感覺是慢慢積累起來的小情緒。對以後家庭生活的想法也是蠻相近的,就是不管怎麼樣,兩個人一起努力,房子要一起買,一起承擔,有什麼問題一起溝通,這種方面都有共識。”

  從一群朋友的聚會到兩個人的單獨相約,從工作話題到生活感受的分享,陳彥騰和金玲感覺到彼此在很多問題上的看法是一致的,心靈之間的契合度也越來越高,終于有一天,陳彥騰向金玲表白了︰“一年多後,有一天吃完飯,跟她去公園散步。就問她願不願意嫁給我,她答應了。對我來講這個才是重要的。”

  10月1日的台灣台南,天氣晴朗而炎熱。陳彥騰和金玲在親朋友好友的見證下,舉行了一場戶外證婚儀式。“有點類似于國外草地婚禮。蠻可愛的,沒有人提醒他,他自己跪下來,說︰嫁給我吧!用英文和中文各說了一遍。攝影師要拍照的時候,他又問我要不要跪,他很主動,沒有特別地含蓄。從正式開始到結婚差不多是兩年。”說到這,金玲一臉甜蜜。

  奉獻慈濟

  到慈濟采訪的那天正是2016年元旦的前一天,慈濟人正在為第二天即將舉辦的新春祝福會而繁忙地準備著,許多志工義務地前來幫忙裝飾會場,包裝著小禮品,金玲告訴我,慈濟平時會組織一些活動,比如殘疾人冬令物品發放、低保戶救助、愛心義賣、困難家庭長期關懷、骨髓捐贈等慈善活動,還有環保教育推廣、弱勢群體健康檢查、義診等工作,遇到這些活動的時候,兩個人都會很忙,但是,平時的生活卻也並不象我所想象的如同佛教徒般的那麼清淡。金玲說︰“我跟我先生就是像外面正常家庭一樣的,上完班,下班做菜做飯,吃完晚飯,遛一下狗,照顧一下他飲食方面的事情,然後就找一些自己休閑的事情。周末的時候,如果慈濟有活動,我會參加或者他參加,看內容。如果沒有活動,我們正常是每個禮拜都會回媽媽家吃飯,因為他父母不在這邊。有時間的話就會考慮短途旅游,每年最大的活動就是回台灣,過年我們基本上都會回台灣。”

  金玲看上去是一位非常溫柔細心的女子,陳先生也是溫文爾雅,但是,即使在慈濟這個有點象牙塔里,兩個人的婚姻生活也難免有些需要磨合的地方。拿飲食來說,金玲吃素食,但為了先生,她有時也會專門做一點葷菜︰“他只認識菠菜、青菜,其他綠色的菜、豆子他不吃,芡實等等他認為復雜的菜都不吃。我爸媽都會煮他愛吃的菜,比如番茄炒蛋、煲湯類的東西。”

  慈濟是一個非常容易感染人的地方,即使是在這里進行一個個體性的采訪,所有的一切似乎也都與之關聯。在蘇州慈濟,我有幸和師傅們一起吃了一頓午飯,素食快餐。不管職位高低,所有的工作人員及志工都在食堂圍桌吃飯,兩個小碗,一個裝菜一個裝。食堂里安安靜靜,圓桌方塑料凳,每一張桌子上都有一張小卡片,提醒用餐者坐姿端正,說話輕聲細語,進食,洗碗,擦桌等等都各有要求,最醒目的是底下一行靜思語︰日食八分飽,二分助人好。也就是說,這里提倡每一個人吃飯吃到八成飽,另外兩分用來幫助別人。我了解到,這里,除了進行一些慈善公益事業的機構之外,也有對外出售一些師傅研發的小產品的靜思書院,里面擺放著許多產品的樣品,有服裝食品書籍文具等等,也就在這個時候,我才知道我們平時喝光了的可樂瓶、礦泉水瓶(台灣叫寶特瓶),竟然可以加工成圍巾、毛毯、襯衣、T恤,。三個礦泉水瓶就可以做成一條小圍巾。慈濟人就靠這些物品的售賣來自給自足,一方面傳播環保節能的理念,另一方面來強化做慈善的動能。

  金玲︰“在這邊工作心情很愉快,因為大家都很友善,就是做好自己的就可以了,你不用去多想,做得好,別人都會看在眼里,志工是完全利用自己的時間免費來做的。我跟他在這邊做得都還OK,就是還想在這邊繼續做下去,至于未來是怎麼樣誰也說不準。他的心思就是想要幫上人多做點事,我是屬于踏實做事的人。只能說,他漂洋過海地過來,我就在等著他過來而已,那今世緣好像是前世種下的種。踫到他有點意外,但也有點意料之中,怎麼講呢?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付出會有回報的,如果吃點虧應該也沒有關系。”

  慈濟人以“人傷我痛,人苦我悲”的人文情懷,以出世的精神從事入世的志業,弘揚“大愛”,更把中華文化底蘊中的人文關懷發揮到了極致。它的理念也深深影響了身為慈濟人的陳彥騰和金玲。

  陳彥騰︰“大陸這一塊是萌芽階段,我們都很努力在推廣慈濟,教育民眾環保的概念,對自己親身照顧的概念,還有預防衛生教育的部分……。今年3月到6月,我們跟民工子弟學校配合,14000人次會來這邊,我們會教他怎麼刷牙,怎麼做環保等等這些東西,因為。我們後勤要做得很好,前方推廣的人才能推得很順利,每個環節工作崗位都很重要。”

  金玲︰“我覺得有能力去幫助別人是很有福氣的,我們雖然從善門入,不算出家人,但也會接觸到佛法,我們也會進修,把好的理念用在生活中、工作中,不是只自己在家里修修。剛進入這個團體的時候,就覺得身邊的人都很善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中國傳統文化歷來追求一個“善”字︰待人處事,強調心存善念、與人為善、樂善好施。記得著名作家雨果曾說過︰對人民來說,唯一的權力是法律,對個人來說,唯一的權力是良心。因為慈濟,陳彥騰走過許多地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海地賑災的經歷,當時的海地,治安非常混亂,災民們的生活也很艱難,但是,他卻一直記得他所收獲到的美好。

  
  “那時候,災民基本上是住帳篷。十幾個小朋友就在路上踢一顆足球。他們笑得好開心。那麼真誠的笑容讓我想到我上一次這樣的笑,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好像很久很久以前。我想到那些在電腦旁玩電動的孩子,他們也少有這樣的笑。所以,我們去賑災,不只是我們在幫人家,對方其實也給我們很多反省的機會。”

  陳先生特別感念慈濟,感念慈濟人以助人為他人賜福的理念,那不僅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也影響了周圍人的生活。善良,在不知不覺中,滲入了每一個小小的細節,在行為里扎下了根。“海地賑災比較常見的是巴西軍人,他們大概都是18到24歲的年輕人。他們剛來保護我們的時候,就是維持秩序,把災民當作對立的人、會暴動的人,表情就像電影上演的,很酷,凶凶的樣子。久了之後,他們的姿態變了,開始微笑,幫我們把物資發給災民,對災民鞠躬,好像是把災民當做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一樣,幫災民搬到他們家。慈濟影響的不僅是我們自己還有當地的人,還有那些災民,還有這些軍人。看到這一幕,我們其實蠻感動的,善良是全世界的語言,他們也被感染到這份愛、這份關懷。我們那時候去海地也有看到那種穿著看起來很不錯來拿東西的人,我們當時年紀小,就有一個先入為主的觀念,認為他們是趁人之危賺錢。後來听有經驗的人講,發生地震,有錢人家跟沒有錢人家其實基本上都是一樣的,轉眼間什麼都沒有了,還要低下頭來,跟我們來拿東西,也需要勇氣。這讓我們看到哪些事情才是值得去重視的。比如中國人的行孝,不要說等到以後賺大錢再回饋父母,應該從平常日常生活中的小細節去感恩他們。所以要抓緊時間珍惜自己該珍惜的人。”
  


分享到︰
   [責任編輯︰劉可]  
  相關稿件
 
 
666新聞廣播
783閩南話廣播
996都市陽光調頻
906汽車生活廣播
979綜合廣播
音頻點播
  新聞廣播 閩南話廣播  
視頻資訊
 
本網站由海峽之聲廣播電台主辦,版權歸海峽之聲廣播電台所有  閩ICP備07063067號
地址︰中國福建省福州市鼓樓區園--街15號 郵箱︰hxzs#vos.com.cn(請把#改成@) 郵編︰350025
歡迎訪問海峽之聲網,建議使用IE內核瀏覽器、分辨率1024*768瀏覽本網站
技術支持:北京經緯中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